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万亿市值蒸发!英伟达会成为思科2.0?

时间:03-14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18

万亿市值蒸发!英伟达会成为思科2.0?

如今的英伟达,在中美投资圈都是一个神话。英伟达的股价,从2022年10月到现在,一年半不到,就涨了7倍。再拉长一些,如果从2014年到现在,已经涨了200倍。为什么涨成这样,因为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创造了一个奇迹。文丨金融八卦女作者:邓碧萝小腰总英伟达昨晚又跌了。上周五的突然大跌,已经让中美资本市场翻了天:盘中市值一度逼近2.5亿美元,但是收盘的时候,却从高点砸下来10%,只剩下2.2亿美元,市值蒸发了2300多亿(人民币约1.7万亿)。这还不算严重,更让市场焦虑的是“女版巴菲特”木头姐——方舟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凯茜·伍德对英伟达走势的判断。在她看来,英伟达会是下一个思科,现在很危险,1994年的思科占标普IT行业指数的2.5%,占标普500指数的0.2%;而2023年的英伟达在这两个指数上的占比分别是4.7%和2.8%,太高了。何况,目前两家公司的股价走势都比较吻合:她自己也在去年持续减持英伟达,尽管这个过程中英伟达股价屡创新高,却没有改变她的观点。当然也有人不认同。桥水基金的达利欧以及摩根士丹利的报告都认为英伟达不会像思科那样崩盘,英伟达股票的预期市盈率为31.4倍,要翻两番才能接近思科2000年初峰值。标普500指数信息技术板块的预期市盈率为28倍,也只有2000年初的一半。甚至有人贴出来另一张图,说英伟达还是1999年的思科,距离高点远着呢。这却间接证明了:多方也不是坚信英伟达没泡沫,而是坚信还没到泡沫要爆的时候。让我们再看看英伟达背后的大佬在干什么?最新的消息显示,这家科技巨头背后的掌门人黄仁勋最近回了趟母校斯坦福大学参加活动,顺便亲自回应了下他“为啥常年穿皮衣”。他坦诚地表示,皮衣是他的妻子精心挑选的。他个人并不热衷于购物,因此这件皮衣对他来说已经足够满足日常需求。如果将来不喜欢这件皮衣了,他可能会考虑再买一件新的,否则他会一直穿着这件皮衣。1./当年的思科,比英伟达牛 /现在美股的AI热,遍地都是搞大模型的公司,跟2000年像不像?连炒作逻辑都一样——风口来了,卖水的最赚钱。思科一路上涨的时候,风口上最肥的猪是互联网行业,作为网络方案解决供应商(主要卖路由器和交换机)的思科就是给他们卖水的,现在风口上最肥的猪是AI大模型,卖芯片的英伟达就是给他们卖水的。而且,两者的江湖地位,都是一哥。如今的英伟达,在中美投资圈都是一个神话。英伟达的股价,从2022年10月到现在,一年半不到,就涨了7倍。再拉长一些,如果从2014年到现在,已经涨了200倍。为什么涨成这样,因为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创造了一个奇迹。2006年,黄仁勋就启动了一个叫CUDA的计划,要做图像处理的芯片GPU,而且是重金投入,那会儿英伟达一年营收才30亿美元,却要拿5亿美元投入到CUDA项目里,一投就是三年。期间连投资人都找黄仁勋麻烦,但是他不为所动,坚决不放弃。直到2012年,有学生团队用黄仁勋的GPU在计算机视觉识别大赛ImafeNet中夺冠,英伟达GPU的名声才开始逐渐有了销售,连谷歌和微软都下了单。而2016年,OpenAI成立时,收到黄仁勋赠送的一台计算机,上面搭载了8块英伟达的P100芯片,既成就了OpenAI,也成就了今天的英伟达。▲当时马斯克是OpenAI的联合创始人黄仁勋十几年如一日的隐忍,终于大爆发,在2018年踩中了区块链,在2020年又踩中了元宇宙,在2022年踩中了ChatGPT,如今成了全美市值第三的牛股。这不,现在甲骨文的老板埃里森跟马斯克去找黄仁勋吃饭,都在全程求着黄仁勋匀点货给他们两家。然而,当年的思科其实比英伟达还猛。现在英伟达的市场占有率大约是75%,思科的网络路由器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80%。跟黄仁勋的GPU一样,思科公司的路由器也是具有时代意义的开创性产品。这个产品,是思科公司的创始人波萨克夫妇在斯坦福大学任教的时候搞出来的,克服了电脑之间的兼容问题,初次尝试就成功连接了5000台电脑,建立了第一个真正的局域网系统。可以说,没有思科的产品,就没有美国爆发式增长的互联网公司们。1990年,思科公司成功上市,路由器和交换机在全美大卖,此后思科公司的营业额以几乎每年超过40%的速度高增长,持续了11年。1995年的时候,思科就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网络设备制造商。1998年,思科的路由器市场占有率就达到了80%。思科公司的CEO钱伯斯也是个厉害的人物,从他1995年上任到2004年,思科公司的年收入从12亿美元增长到了220亿美元。凭借这个业绩,钱伯斯也被《商业周刊》评为“互联网先生”,他后来一直干到2015年才退下来。而作为支撑思科公司业绩持续走高的关键,互联网公司虽然现在看起来有衰落趋势,但在千禧年之前,那可比现在的AI公司势头还要猛。2./2000年,互联网泡沫有多疯狂 /先说个数,1994年,美国的风投资金在互联网领域只撒了7.07亿美元,到2000年,已经增加到769.84亿美元。一级市场投资额翻了110倍,二级市场自然也要跟上,疯狂的案例遍地都是。1998年,一家公司成立了,名叫Pets.com,商业模式就是在网上销售猫粮狗粮和其他宠物用品。这家公司火得有多快?不到两年就融到3亿美元资金来烧,一年时间就成功IPO。钱到位之后,在网上、报纸上和电视上全方位投钱打广告。Pets.com的玩偶吉祥物印在了感恩节大游行的气球上,也被电视主持人采访。Pets.com还拍下了2000年初超级碗的电视广告。这超级碗广告的地位,和央视标王差不了多少。2000年超级碗一共有61个广告,其中12个都是互联网公司拍下的,当时的价格是30秒要190万-220万美元。类似这样的公司,还有浏览器公司网景。网景在1994年成立,1995年就上市,发行价是28美元,上市当天最高涨到75美元,收盘市值也达到27亿美元,这一天也被美国资本圈叫做“网景时刻”。那个时期的科技公司,创造了太多类似的奇迹。然而,他们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烧钱不挣钱。这可是科技圈的常见操作:第一张PPT,吹我们要改变世界,现在烧钱砸营销,都是为了抢市场占坑位,只要市场占有率高了,我就是这个领域的一哥,以后还不是想怎么收割就怎么收割。第二张PPT,是已经抢到市场份额之后,举着用户和增长数据,从A轮、B轮一直吹到纳斯达克上市。这种玩法,中国资本圈也熟。外卖、网约车、共享单车,哪家没干过补贴大战?然而,如果源源不断有新的资金进入,也许这个策略能成功,一旦断粮了,随时都会歇菜。所以,Pets.com一边烧钱打广告,一边打折包邮卖一单亏一单,在上市后268天就把钱烧光倒闭破产了。整个市场也是这样,当时摩根士丹利的Mary Meeker追踪了199只互联网股票,这些公司1999 年 10 月的市值合计为4500 亿美元。但这些公司年总营收才 210 亿美元,净利润则是- 62 亿美元。毕竟,从1998年开始,美股上市公司们,只要把名字加个e或者后面加个.com,就能进入互联网概念板块,然后大涨一波,根本没人在乎公司是否盈利。不过,这一切在2000年3月13日戛然而止。不知道什么原因,开盘后,思科、微软、戴尔等公司突然同时挂出了数十亿美元的巨量卖单,几分钟内,纳斯达克指数闪崩,直接跌去了4%。这一天起,吹了十年的互联网泡沫就此破灭。一家投资机构在《巴伦周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在调查的207家互联网公司中,71%的公司利润为负,51家公司的现金会在12个月内用完,就连互联网偶像单位亚马逊的现金流也只能维持10个月,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和早期投资者都在尽其所能地套现,从旧经济体系流向新经济体系的资金马上耗尽,无钱可烧也无钱可赚的互联网公司即将跌落神坛。”突如其来的崩盘还不算太猛,三周后的微软反垄断判决,下令微软拆分,则彻底戳破了泡沫。宣判的第二天,纳斯达克指数跌了8%,可以想象个股跌得有多惨烈,此后资金再也没有退路,纷纷抛售互联网公司,股价一路崩盘。后来微软和政府达成和解,不拆分了,也救不回爆掉的泡沫。“百元股”亚马逊在2001年跌到了6美元;2000年4月提交招股书的奈飞,跟微软判决撞期,上市前没有资金敢碰,只好撤回了IPO;纳斯达克指数在一年半的时间跌了78%;1999-2001年之间成功上市的899家科技公司,到2019年就只剩下61家存活了。遭遇这样艰难的2001年,美国各大科技公司开启了裁员。摩托罗拉裁2500人,英特尔在前三季度就裁了5000人,朗讯科技裁了16000人。整个2001年内,美国企业合计裁了196万人。大把的公司,就这样出局了。3./幸存者成长为巨头 /但是,真正厉害的公司不会单因为股价崩盘就完蛋。就比如说站在旋涡中心的思科,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爆掉之后,那些互联网公司客户们,轻则股价下滑,重则关门倒闭,路由器的采购量也急剧下滑,思科这个“卖水”的人,也经历了生存挑战。于是,思科进行了一系列自救:一、收缩产品线二、缩减人员三、削减供应商自救的过程也很难,因为思科的CEO钱伯斯曾经发誓永不裁员,但是到2001年4月,他还是动了手,一边把22亿美元过剩库存进行了销账处理,一边裁员18%。同时,他将自己的工资降到了每年一美元,算是给个交代。应对这样的危机,公司裁员18%哪儿够呢,但思科想出了一个新招,就是让他们舍不得直接开除的牛人员工,先转到公益机构工作一年,尤其是和思科有业务往来的地区。这一年里,思科继续开工资,只是金额为以前的三分之一,一年到期之后,他们可以选择回思科继续上班。这个计划给思科赢得了口碑,既没有抛弃优秀员工,又做了公益,路由器和交换机的销售额也受益大幅增长。最后思科给这项计划延长了半年时间,一年半时间一过,就把这些员工接了回来,成为思科再次起步发展的重要后盾。另外,亚马逊的贝佐斯也带着公司改革。当时股价狂跌之后,亚马逊的高管看着期权也不值钱了,纷纷离职。贝佐斯操刀改革,降本增效,要求“自律、效率、杜绝浪费”,精简了物流中心,也裁了很多人,最后活了下来,在电商的市场占有率也一枝独秀。从2003年开始,亚马逊的股价又进入缓慢上升的通道,并成功在2007年涨回到1999年的高峰,之后亚马逊的股价飞得更高,让贝佐斯多次登上世界首富的宝座。隔壁喘不过气的奈飞,也拼命自救。第一次IPO失败后,奈飞的哈斯廷斯就裁掉了三分之一的员工,削减成本,只保留了盈利部门,还说服了原有投资人再次注资1200万美元,避免了破产。第二年,随着DVD机热卖,影片租赁需求爆发,奈飞趁机重新冲击纳斯达克上市,不过,这次奈飞删掉了.com的后缀。直到2011年,奈飞将DVD服务和流媒体服务分开,才逐步“回归”了一家互联网公司,毕竟公司名字前面还是有个net的。而爆掉的泡沫,让很多科技人才失业,却依旧推动着科技的发展。苹果公司在泡沫后捡漏,招了一大批人,乔帮主顺利地在2001年推出了iPod,在2003年推出了iTunes Store,最终在2007年推出了第一款iPone。潮水会把行业泡沫冲掉,只有跟上变化的优质公司才能屹立不倒。参考资料:《人人都为AIGC狂,似2000年互联网泡沫重演?》,第一财经《首届互联网大逃杀“幸存者”,是靠什么活下来的?》,虎嗅网《达利欧最新判断:美股究竟有无大泡沫?(附全文)》,华尔街见闻《英伟达“跳水”超10%,市值蒸发9200亿元!比特币“闪崩”近4000美元,7万人爆仓》,凤凰网股票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